华夏教育网 - 教育考试新闻门户!

华夏教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学 > 大学教育 >

委员痛批艺术教育大跃进

时间:2013-03-09 04:21来源:未知 作者:华夏教育 点击: 统计中…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象群曾经见到过这样的景象:在一所美术院校附近的美术班上,由于学生众多,授课老师举着大喇叭,对着下面的学生细细地传授绘画技巧:一个苹果要用几笔画完,应该左一笔,再右一笔,横着是这个颜色,竖着是另外一个颜色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象群曾经见到过这样的景象:在一所美术院校附近的美术班上,由于学生众多,授课老师举着大喇叭,对着下面的学生细细地传授绘画技巧:一个苹果要用几笔画完,应该左一笔,再右一笔,横着是这个颜色,竖着是另外一个颜色。

  “这是在做艺术吗?还是在做流水线上的产品?”

  李象群委员看到的不是个案。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炤曾经参加过全国政协和教育部组织的调研,结果让他大吃一惊:2011年全国已有1679所高校开展艺术类专业招生,录取的考生数为53万,约占当年普通高校录取总数的8%。

  今天,当他透露这组来自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调研报告的数据时,在教育系统工作多年的教育界别的委员们都震惊了。

  究其原因,王次炤委员分析,“有相当一部分院校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不顾办学条件和社会需求而盲目开展艺术类招生。尤其是师资方面的办学条件,与各种艺术门类办学的实际需要相距甚大。”

  艺术类招生到底有多赚钱?单以报名费为例,媒体报道过南方一所艺术类高校,有一年该校所在城市的考点的初试报名人数为5.7万多人。该校每个专业初试报名考试费150元;复试费150元。考生网上报名缴费后,所交材料及费用无论参加考试与否,概不退还。算算,这是多大一笔钱。

  对一些新诞生的艺术类高校或者专业而言,学生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一个学生曾经请李象群委员指点自己的考试作品。他一看,基本型都不对!这名学生也是在其他美术学院学过的。李象群委员疑惑:老师到底是怎么教的?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雕塑家吴为山说,雕塑专业因为门槛比较高,本科要读5年,老师也不好找,对教学设备、空间的要求较高,所以“被扩招”的并不多。

  即便如此,还是有问题。吴为山说,因为城市建设的需要,雕塑人才很受欢迎。于是,一些没有学过雕塑的人,比如画画的、搞设计的,也敢做雕塑。至于质量如何,就没有人敢保证了。

  而一些学校打着社会需求的旗号,超量招收某些应用型的艺术类专业,导致这些专业的毕业生严重过剩。王次炤委员以艺术设计专业为例,每年招收约48万人,全年在校生人数超过150万。这个数字是美国高校同类专业人数的10倍以上。这些年在艺术招生中大热的动画专业,近600所高校都设置了该专业,还有1200多所大学的院系开办了相关的动画专业方向。

  “这简直是艺术教育的大跃进。”不少教育界别的委员都有一样的疑问:“这种大跃进会给社会造成很大的压力和负担,我们的社会分工需要那么多艺术人才吗?”

  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大学党委书记黄德宽所在的学校就坚持艺术类专业不扩招:“我们必须尊重艺术人才的培养规律。”

  曾经在师范类高校工作过的吴为山委员就有这样的担心,一些学校将培养学校艺术教师的师范艺术教育和培养艺术家的专业艺术教育混为一体,影响两方面人才的培养。很多师范类高校希望脱去师范的帽子,但是,如果不好好发展师范教育,中学和小学师资队伍得不到很好的保障,将有一系列的不良连锁反应。

  “艺术教育应该普及,专业人才是不应该普及的。”李象群委员说。

  为了杜绝低层次的艺术教育继续蔓延,王次炤委员建议,教育部及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应该制定新增设艺术类学科的审报规定及申报条件的审核办法,并重视艺术类专业招生的规模控制,组织专家对各地的高等艺术教育进行一次比较深入的普查,对某些办学条件明显不足的院校进行整顿,并限制其招生。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委员认识不少诞生自“艺术教育大跃进”的毕业生。看着他们住在租来的黑乎乎的房子里,几个人合伙吃饭,他很心疼,有时候也会给他们找一些机会。

  “这样的年轻人就像韭菜一样,一茬又一茬。我能扶植得过来吗?”这位委员说。

(责任编辑:华夏教育)
------分隔线----------------------------